【古人有瘾】八大山人:八个人,还是一个人?-

【古人有瘾】八大山人:八个人,还是一个人?

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2月7日电 题:八大山人:八个人,仍是一个人?  作者:任思雨  竹林七贤、初唐四杰、唐宋八大家、四大文人……你还能完好念出他们的名字吗?  历史上,这些声名显赫的文人集体曾为我国古代文明留下了重要的艺术珍宝。但有一位古人,却由于这样的称号常常被误解,每次他人念到他的名字都会疑问:  八大山人,谁?是八个山人吗?!  制图:雷宇竺  画届“表情包”,非他莫属  余秋雨曾说,他招研究生时出过一道“略谈你对八大山人的了解”的题,一位考生的答案是:“我国历史上八位潜迹山林的山人,通诗文,有傲骨,名字待考。”  “把八大山人说成是八位山人我却是有所意料的,这道标题的‘骗局’也在这里。把我国一切的山人同时归纳为‘通诗文,有傲骨’,非常风趣,至于在考卷上写‘待考’,我不由忍俊不禁了。”  先来弄清一点,八大山人,真的只要一个人,他便是明末清初的闻名书画家朱耷。  不过,他也是历史上最奥秘、最奇怪的画家之一,跟传统的文人画不同,在八大山人的画作里,你能看见一只只翻着白眼的鸟、翻着白眼的鱼、粗暴洒脱的山石花草……而扩大画作的细节,简直便是活生生的“表情包”:  《朱耷芦雁图轴》部分。 现存故宫博物院  《朱耷柳树浴禽图轴》部分。 现存故宫博物院  《朱耷猫石图卷》部分。 现存故宫博物院  不管孔雀、寒鸦仍是小猫,他笔下的动物要么瞪着大大的眼白,要么眯着眼睛,乃至弓着背、缩着脖子,好像是含着几分愤恨、几分讪笑,还有一股“爱谁谁”的气势。  制图:雷宇竺  有人点评说,看他的画,“天地间为之一寒”。  他为啥要这样画?  八大山人的画有点儿怪,但看过一遍今后就很难再忘掉。假如你猎奇八大山人为啥会这样画画,先来看看他履历了怎样的人生:  八大山人,姓朱名耷,江西南昌人,是明太祖朱元璋第十七子朱权的后嗣。  身为天孙贵族,他一出生就含着金钥匙,早年参与功名考试就在同辈傍边锋芒毕露,连当地年高德硕者均对他称誉有加。  清朝历史学家陈鼎的《八大山人传》写道,朱耷少年时“善诙谐,喜谈论,娓娓不倦,尝倾倒四座”,那时的神采飞扬可见一般。  但是,他作为王公贵族的好日子没享受了多长时间,公元1644年,甲申之变发生,明宗室上下如草木惊心,“改姓易氏、匿迹销声、到处奔跑,各逃性命”,此刻的朱耷也挑选隐居避祸。  在这几年间,他的父亲、妻子、孩子几年之内相继逝世,惊骇与灰心丧气中,他挑选剃度为僧,从此在青灯古佛中度过了三十年的年月。  制图:雷宇竺  苦痛的人生履历让朱耷常常癫症发生,史料记载,他时而疯、时而哑、时而大笑、时而痛哭、时而正常,五十多岁时,朱耷因癫症出家,单独走回了南昌。  公元1684年,朱耷出家后为自己取名“八大山人”,从59岁一向用到逝世,他用“八大山人”署名题诗的画,常把“八大山人”四字竖着连写在一起,这样又似“哭”字,又似“笑”字。  《朱耷枯木寒鸦图轴》部分。 现存故宫博物院  哭之、笑之,也像是八大山人终身的描写,他用一个表情包,与崎岖的命运对立。  “横涂竖抹千千幅,墨点无多泪点多”,这是郑板桥为八大画卷题的诗,刘鄂《老残游记》序亦言:“《离骚》为屈大夫之哭泣,《庄子》为蒙叟之哭泣,《史记》为太史公之哭泣,《草堂诗集》为杜工部之哭泣,李后主以词哭,八大山人以画哭。”  制图:雷宇竺  特别的身世与履历,加上极高的绘画才调,成果了八大山人特别的艺术境界。  他的画,全都是孤单吗?  西方的梵高曾以浓郁而歪曲的笔触让人泪如泉涌,八大山人的画也如此,他山水花鸟皆精,亦擅书法,诗文也幽涩古雅,尽管风格共同,却招引了一批又一批忠诚的粉丝。  后世的“扬州八怪”、齐白石、张大千等画师都被他信服,齐白石曾说,“青藤雪个远凡胎,缶老衰年别有才;我欲九泉为喽啰,三家门下轮转来。”其间,青藤是徐渭的号,缶老是指吴昌硕,雪个正是朱耷的号。  同梵高苦楚的创造相同,人们也常常会把八大山人的“变形”创造与他悲戚的身世相勾连。  但也有人以为,但假如把这些艺术价值全部都归为他的身世,好像并不稳当,学者朱良志曾说,生命的庄严傲然不行犯,这是八大晚年的艺术形象所要表达的重要思维。  晚年的八大山人以“驴”为号,有“驴屋人屋”、”“驴屋驴”、“人屋”等印章,而这正是他癫疾复发流浪南昌的困难时间,那时他困苦不已,过着连驴都不如的困难日子,简直要失去了人的庄严。  制图:雷宇竺  但在他的画里,常常只要一条小鱼,或许一只孤单的猫,一只侧身站立表情孤僻的小鸟,一棵树心中空、旁支却有花朵怒放的梅花枝,各有各的庄严,看似细小的生命也有不行屈从的力气。  有一副现存于江苏泰州博物馆的《秋花危石图轴》,画中巨大的石头岌岌可危,山人用浓墨重笔,涂出了石头力压千钧的力道,但在巨石之下,却用淡墨画了一朵小花,长着一片叶子,巨石与花朵,构成了相当大的反差,但花儿仍然沉着地敞开。  制图:雷宇竺  八大山人还喜爱画荷花,他留下的荷花著作有许多品种,比方小荷才露尖尖角、一只荷花独敞开,但荷花在他的笔下历来不是娟秀浓艳,他的荷柄常常比其他画家的巨大的多,姿势也常常出现随意固执之势。  八大山人的终身,曾有一幅画像《个山小像》传世,上面的白叟头戴一顶帽子、身穿广大无比的长袍,看上去干瘦也其貌不扬,但便是这位终身崎岖的画师,却给咱们展示了一个极富冲击力的、充满着激烈生命认识的艺术国际。(完)

Writ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